8.0

2022-08-30发布:

异世之女性福音师(连载中,请先不要回复,谢谢)

精彩内容:

   此生自斷天休問 不信人間別有愁 第二章 戰鬥穿
     更新時間:2008-5-11 20:42:42 本章字數:3625

    雲夢大陸,南方十萬大山之中。
    諾基族的聖殿 ,所謂聖殿,其實也只是一個山洞而已。他們的布洛陀[諾基族人對先知的敬稱,意爲無所不知的老者]睜開了那充滿智慧的雙眼,對著外面等待著的聖女淡淡地吩咐:星月,去把族人們都召集到祭壇去。剛才我得到了啓示。讓我們跳起香巴嘎,祭祀我們的神。新的轉機已然到來。”
    “諾,偉大的布洛陀。”年僅十一歲的聖女恭敬地鞠躬,轉身而去。
    來到寨子口,星月看到了年邁的卓巴[寨主]正靜靜地坐在家門口微笑地看著小夥子們和姑娘們忙碌。星月輕快地跑上前去,脆生生地沖卓巴喊道:爺爺,偉大的布洛陀讓您將族人召集到祭壇去,他說要進行祭祀。”
    “哦?偉大的布洛陀沒有說是爲什幺而祭祀嗎?”
    “嘻嘻,當然說了,偉大的布洛陀得到了新的啓示,我們將跳起香巴嘎,他說新的轉機已然到來呢!”
    “哦!”卓巴臉上的褶皺舒展開來:“那你去通知族人吧,我明白了。我現在就去取出太陽鼓,你順便去告訴你奶奶,讓她準備一下祭品,找幾個族人把你阿旺哥昨天剛獵捕到的豬猡獸擡到祭壇去。”
    “知道了!”星月一邊說著一邊向寨中跑去。
    卓巴看著自己這唯一的孫女那蹦蹦跳跳的背影,跑動中不斷搖擺的兩條烏黑的長辮子,不禁喟然長歎:畢竟還是個孩子啊!要是你母親還在就好了。
    寨中央,圓形的祭壇邊。諾基族人分成兩列,分別由卓巴和卓生帶領著。他們男穿白色無領對襟棉布上衣,衣袖上繡有圓形彩色光芒圖案,衣背後繡著光芒萬丈的太陽,下穿寬大的棉布白褲;女子頭戴披風式尖頂帽,上穿對襟無領無扣鑲有七色紋飾的短褂,胸前有刺繡精美,綴有圓形銀飾的叁角形貼身衣兜,下穿黑白刨相間、鑲邊的短裙。這種裝束也只有在火把節祭祀以及族人的婚禮時她們才會穿上。
    遠處,星月扶著布洛陀緩緩走來。當他踏上祭壇的台階時,所有族人伏身下拜,口中高呼著一些奇怪的音節。這是傳承自他們祖先的語言。是由曆代的布洛陀在去逝前通過靈魂印迹傳給下一代時保留下來的。諾基族人們只知道他們的祖先最初居住在雲夢大陸的北方,那 有一望無際的草原,有著成群的牛羊。每當太陽升起時,他們都會向他們信奉的神膜拜;每當夜幕降臨,大家都圍在篝火邊盡情的歌唱,跳起霞夏嘎。然而現在只有在火把節時,他們才能忘記憂傷,盡情地歌唱。那 還有廣茂的森林,精美的樹屋才能使他們進入夢鄉。
    當年的諾基族,無以倫比的強大。然而因爲某些原因,逐漸沒落了。他們的布洛陀擁有著神秘的巫術,培養強大的戰士。每一代的布洛陀都會將自己的靈魂印迹留在聖地之中,當他死去之後,下一任的布洛陀就會進入聖地通過上一任布洛陀在他身上留下的靈魂烙印,接受先知的傳承。然而,在某一代傳承的過程中,有一對兄弟,他們都是部落中最傑出的戰士。哥哥正直而勇敢,弟弟聰明而矯健。從小弟弟就愛跟哥哥比,凡事都要壓哥哥一頭。然而布洛陀卻選定了哥哥,弟弟無法接受,他認爲只有他才能將部落帶向輝煌。于是他憤然離去。
    後來,布洛陀得到啓示,離開族人,獨自踏上了愛琴大陸,沒有人知道他去幹什幺。但是很快哥哥從聖地中布洛陀留下的靈魂印迹中得知他們偉大的布洛陀發生了意外,已然故去。就在哥哥祭祀完太陽之後,在聖地中接受傳承時,弟弟卻回來了,他沖進聖地,從哥哥手中搶下那擁有靈魂印迹的水晶球,往自己額頭上印去。然而沒想到的是,身上沒有上代布洛陀靈魂烙印的他就在水晶的爆炸中化爲了塵埃。而滿臉愕然的哥哥沒來得及出手,只能眼睜睜看著慘劇的發生,最嚴重的卻是他還沒完全接受傳承,大部分巫術至此失傳。只留下了占蔔和一些少量培養戰士和養蠱的方法,最值得慶倖的就是他們的醫術沒有失傳。隨後他們被突然殺出的敵人趕出了北方。大部分戰士爲了保護族人撤退永遠地沈眠在了草原之上。
    現在的諾基族人只記得他們的祖先生活在北方,而終有一天他們將在神地指引下回歸,再次祭拜草原上的太陽。
    咚,咚,咚……
    隨著聖女敲起族中的聖物太陽鼓,大家紛紛散開,形成一個圓圈將祭壇圍了起來。在布洛陀的祈禱聲中,踏著鼓聲跳起了香巴嘎。
    只見祭壇中央那方形的石台上漸漸泛起了金光。一圈圈肉眼難見的光波正從大家額頭飛出,彙向祭壇。隨著布洛陀吟唱得越來越快,那金光也越來越亮。
    鼓聲更急,步伐更快。
    突然,一道金光從天而降,直接射到石台上,大家都被這刺目的光芒耀得閉上了眼。金光中詭異地開了一個黑洞,一個長形的東東飛了出來,穩穩地落到了台上。然而這一切卻沒人注意。[嘎,是舞蹈之意。]
    愛琴大陸的南方,遙遠的海上。
    高空中,暗黑龍王曼德拉正與一個八翼天使對峙著。曼德拉身上傷痕累累,珍貴的暗金色龍王之血正不要錢地遊淌。
    “現在,整個大陸都基本上在你們光明神族掌握之中,難道你們非趕盡殺絕不可嗎?我們龍族都已經退到了龍島之上,承諾不再出現在大陸之上,爲什幺?爲什幺你們還是要這樣?”
    “尊敬的曼德拉閣下,您好像說錯了,您早已不屬于龍族,他們早就不再承認您的身份,哈哈!”
    “卑鄙的鳥人,是你們,是你們把我弄到今天這一部的?當年我如果不是被你們欺騙,又怎幺會弄成今天這樣?你們現在還在追殺著我們的族龍,那些當年沒來得及退進龍島的龍恐怕快被你們屠戮殆盡了吧!”曼德拉憤怒地咆哮著:“關于沐浴了龍血就能使低賤的爬蟲身體變得與我們龍族一樣強悍,還有我們的寶藏,這一切,都是你們透露出去的
    “呵呵,高貴的曼德拉閣下,我們只是將事實告訴了我們虔誠的信徒。難道這樣也有錯嗎?遊戲該結束了。這次爲了您,我們可是違背了當初的約定,而且還損失了好幾個天使小隊了,您還真是強大呢。我的時間快到了,來吧,讓我結束您罪惡的生命吧!您可能不知道,在萬裏之外,正有一群海盜向這 而來,不知道他們能做出什幺樣的高級裝備,聽說龍骨做出的法杖能增幅百分之叁十的魔法力呢!如果再鑲嵌上一塊九階的晶核,還有……”
    “住嘴!卑鄙的鳥人,我什幺都不會給你留下!讓一切都結束吧!”
    “那就來吧,讓我看看高貴的暗黑龍王現在還能用出多強大的魔法吧!”陸加滿不在乎道:“我將給您時間,讓您完成魔法!”
    曼德拉突然從憤怒中平靜下來。吟唱起了神密的龍語魔法。一串串艱澀的龍語從他的口中冒出。而天地間的元素瘋狂地向他身上聚集著。隨著時間的流逝剛才還一臉囂張的八翼天使陸加面色漸漸凝重起來。他緩緩地舉起了手中的大天使之劍,擋在身前,雖然他還無法完全掌握劍中的力量,但是這次身爲長老的父親還是將他手中的神器給了他唯一的兒子。
    各種元素還在源源不斷地向曼德拉身上彙集。天地間充斥著狂暴的魔法能量。
    漸漸地,陸加臉上的表情從凝重變爲了驚駭,最後化爲了恐懼。此時他再想攻擊已然來不及了。
    “你這是什幺?”他他那因害怕而隱隱顫抖著的聲音是如此的歇斯底裏。
    剛結束完吟唱的曼德拉面上露出了笑容:“小朋友,難道你不知道嗎?我們龍族還有一項很雞肋的魔法,叫龍爆。因爲要很長吟唱的時間,所以幾乎從來沒有龍用過,呵呵,今天你應該感到榮幸,因爲這個魔法即將展現在你的眼前。”
    一股毀天滅地的能量突然從曼德拉身上暴發出來,帶動著天地間的魔法元素歡快地躍動著。陸加轉身拼命向後飛去,此時他是多幺希望自己擁有十二對翅膀,一邊飛退,一邊吟唱起了一段冗長的咒語。
    天空中,一道金色的大門逐漸呈現出來,漸漸由模糊變得清晰。
    “天使之門,來不及了。”曼德拉臉上現出了一絲嘲弄:“我的族龍們,再見了。吞噬一切吧,暗黑龍暴!”語畢,曼德拉的身體開始詭異的慢慢消失。一圈圈黑色的波紋以曼德拉爲中心,向四周擴散開來。很快就追上了正在向天使之門瘋狂飛去的陸加。波紋所過之處,一切都化爲了塵埃。只剩下那把大天使之劍還在苦苦掙紮著。劍身上那濃郁的光明氣息逐漸變得稀薄。曼德拉的龍爆牽引著強大的能量,在這無聲的爆炸中心,出現了一道空間裂縫,而且越來越大。
    而我們的主人公梁天就華麗地從裂縫中掉了出來,快速向下落去,眨眼間就脫離了能量圈。但是他身上的休閑裝也變成了乞丐裝。不過奇怪的是他的身體卻完好無損,甚至連頭髮都沒有事。
    終于一切都恢複了平靜,那把大天使之劍也耗盡了最後的一絲光明能量,成爲了一把無屬性的神器,它也隨著梁天一頭栽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