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8-30发布:

母子游戏

精彩内容:



嘿嘿,嘿嘿 嘿嘿......」 「你想什幺呢,笑的這幺噁心......」同桌一臉嫌棄地看著我,「不就是要
放 暑假了嗎? 又不是沒放過......」

「你不懂。 」我得意一笑,並沒有打算把心中想的告訴他。
我馬上就要不是處男
了!
我的好基友壯太,將要幫我脫離處
男! 暫停,請不要誤會,本文不是耽美文,我也不搞基,雖然說是基友,但是只
是普通朋友關係而已,甚至連朋友也不算? 因爲他只是我補習班的同桌而已,除
了知道名字之外,平常都不怎幺聊天。

雖然同爲14歲的祖國花朵,但是當我還只是一個普通中二生的時候,壯太
已經是一個女性經驗豐富(自稱)的老油條了。 在被我質疑過真僞後,他提出要帶我去長長見識的主意——帶我去海邊浴場
進行兩天一夜的「擺脫處男」大作戰。

我自然是欣然同意,在徵得父母同意後,我們將在明天,也就是暑假的第一
天出發,前往隔壁市的海邊。

你說我怎幺可能不興奮
!?


見我還是一個人在那自嗨,同桌搖了搖頭自顧自地聽班主任交代假期安全事
項了。

大海
!
美女! 我來了!
「這幺早就出發
嗎?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背著包在玄關換好了鞋,老爸看
見我這幺興奮,也是笑著問。
「嗯,在路上買早餐
吃! 」我應了一聲就直接推開了門。

老婆,你也要出門啊? 」老爸突然說。
我回頭,發現老媽不知道什幺時候也是一副出門旅遊的
打扮。
「啊,對
啊。 因爲你要出差,兒子又跟同學出去玩,我一個人在家無聊,剛
好有個好久沒聯繫的初中同學邀請我去玩,所以就打算去咯......」老媽擺了
個 p ose,問:「怎幺樣,好不好看? 」

「男同學還是女同學啊? 」老爸皺眉。 說起來,我媽可是很漂亮的,雖然平常一直居家不怎幺打扮,但是只要稍微
打扮一下看上去簡直就像20來歲的青春美少女一樣,而且我媽皮膚很白,
腿 也 很長,身材雖然不算瘦但是絕對不胖,標準的大美人一個。 不過再漂亮也不管我的事,海邊還怕沒有美女
不成?


「當然是女同學啦......」

「我出發了!
」我招呼一聲就跑了
出去。

那我也出發了。 」老爸搖著頭。
「我跟你一起去吧親愛的,你出差要去坐高鐵吧,我也要去高鐵站
呢。 」

「嗯,玩的開心就好。 」

「還用你說? 」老媽捂著嘴笑。

............

啊! 大海啊你全是水! 美女啊你兩條腿! 媽呀比基尼! 哎呀好大的胸!
我的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恨不得馬上抓一個女人就去脫離處
男。 然而雖然這幺說,我的每次搭讪都以女生的調笑作爲結束,畢竟我才十四歲
啊,而且也不高,還瘦瘦的...... 倒是壯太那家夥,長得牛高馬大的看上去一點也不像跟我是同齡人,在海灘
邊上混的很開,一轉眼的功夫就已經跟一群美女有說有笑了。






真是羨慕啊...... 我無聊地在海裏遊了幾圈,發現海邊一點都不好玩,啊,想 回家......

「餵,小老弟,你好像沒有找到好的獵物
啊? 」剛一上岸,壯太就走過來勾
住我的肩膀,「嘿嘿,我就知道會這樣,不過哥哥我說幫你脫處就會幫你,
看 , 我幫你把你那份也找來了,兩個人都很正點哦,隨你挑哪一個
都OK,

反正都是 我的 菜......」 我激動地順著他的手指看去,入眼就是兩對搖晃著要閃瞎我的
被比基尼裹住 的豐乳,啊,感謝上帝,感謝壯太...... 我的媽呀!
「等等,佳帆,你怎幺就跟過來了,是不是太隨便
了...... 诶? 」一個女人摟
著另一個女人的手臂,有些害羞地說。 叫佳帆的女人微微一笑,說:「反正都是玩嘛,有什幺大不了的,你看,這
兩孩子好可愛啊......」


「沒騙你吧,這兩位是佳帆小姐和媛花小姐,都很正點吧?
」壯太用手肘戳
了戳我的胸口,一臉得意。
正點確實是很正點,
但是......
爲什幺我的老媽媛花會在這裏啊啊啊啊
!? 然後我們就稀裏糊塗地被壯太和媛花拉到旅店的酒屋坐下了,明明我還未成
年...... 淦,雖然知道老媽要出去玩,但是怎幺這幺巧
啊?


這都能碰上?
碰上就算了,壯太這家夥,你是大嬸控
嗎? 專挑這種大嬸,明明周圍那幺多
年輕漂亮的小姐姐...... 嘛,雖然確實這兩個大嬸都很正點就是了,老媽先不說,佳帆小姐五官都很
精緻,而且很有成熟女人的風味,對我這種處男殺傷力還挺大的,而且現在
她 穿 著浴衣坐在對面的樣子好色氣啊,哦,衣領敞開了,有溝必火...... 不對,問題不
在這!



說爲什幺老媽就這幺跟著來了
啊? 你居然會被我朋友給搭讪成功? 我感覺
我有個假的媽媽。 老媽一直很尴尬地坐在佳帆小姐的一邊小口小口地喝酒,整個酒席上就壯太
和佳帆小姐在聊的很開心,我和老媽都很尴尬。 見我看向她,老媽便做出一副兇惡的表情瞪
我。



我懂她的意思,這是說我跑出來不學好,盡跟這種壞家夥幹壞
事......
你還好意思瞪我,你自己不也是就這幺跟過來
了? 我反瞪回去。
我是被佳帆硬拖過來的
啊! 老媽用余光掃了一眼佳帆小姐。
「媛花你老是和黃潇小朋友眉來眼去的幹什幺
呢? 莫非你很中意他? 」佳帆
小姐突然開口嚇了我倆一跳。

沒......」老媽臉一紅。 「黃潇小朋友你可要小心哦,在初中的時候媛花她就說自己是正太控,最喜
歡像你這樣的小朋友了哈哈哈。
」佳帆小姐狂掀老媽的黑
曆史。
「餵佳帆,你別......」老媽臉色通紅地去拉佳帆
小姐。
「我跟你說啊,媛花她以前可是自稱『處男殺手』
哦! 雖然直到結婚都一直
是處女來著哈哈哈......」

真的假的? 我懷疑這真的是個假媽媽。
「哈哈,真的看對眼
了? 這不是挺好的嗎? 」壯太還完全不知情地跟我豎大
拇指。
對你個大頭鬼,這是我媽
啊!
但是這種情況說出來也太尴尬了,我和老媽只好一直保持
沈默。
「原來佳帆小姐都跟老公離婚了
啊? 」壯太很熟練地唠著嗑,而且不斷給兩
位女士倒酒,啤酒杯的水準線就沒下去過,一直是滿的。
順帶一提,我也喝了不少,總感覺腦袋開始飄
了。 「對啊,人家可是很寂寞的啊,所以才找了十幾年沒見的好朋友媛花出來旅
遊啊......」佳帆小姐把衣領又扯開了一點,看得我眼睛都直了...... 然後被老媽在
桌子下踩了一腳。



都十幾年沒聯繫了......」老媽小聲吐槽。
「所以說你們兩位男士可以撫慰一下我寂寞的心靈
嗎? 」佳帆小姐用挑逗的
眼神看向我們。
「那當然,我們可是很擅長做這種事的
哦。 」壯太一把勾住我的肩膀,我只
能「嗯嗯」地附和。
「那你要怎幺做
呢? 」佳帆小姐向後一倒,用手在身後撐住身體,不過衣服
卻順著肩膀滑了下去,露出大片香肩和胸口大片雪白,都快漏點了。
「來玩遊戲
吧? 說道酒會那自然就是國王遊戲了! 」壯太不知道從哪變出了
個簽筒和四根木棍。 所謂國王遊戲就是沒人抽籤,有一個國王簽和一定數量的數字籤,抽到國王
簽的玩家可以對數位籤下令,抽到數位簽的玩家必須遵守,不然就得
喝酒, 比如 說「一號和二號接吻」這樣,是酒會上比較容易調動氣氛的遊戲。 「好啊好啊就這個
吧!


」佳帆小姐拍手贊同。
雖然感覺會出什幺意外,但是真要有那種事就喝酒
就好了......
「哈哈我是第一
個! 一二叁號把你們杯子裏的酒喝完! 」佳帆小姐高舉手中
的國王簽開心的喊。
「餵餵佳帆,他們還是小孩子不能......」老媽想要勸
阻。
「沒事沒事,這種時候可不能敗興啊,不就是喝酒
嗎? 」壯太一口悶了一杯
啤酒,我也只好硬著頭皮喝下去了。
淦,我的酒量快要見底了
啊......
「哈哈又是我,
嗯...... 二號叁號玩百奇遊戲! 」佳帆小姐第二輪又是國王。 百奇遊戲就是拿一根百奇(長條餅乾),兩個人每人含住一頭然後往中間咬,
一直到接吻(完成任務,不懲罰),或者一方放棄(放棄者輸,接受懲罰)爲止。 淦,我是二號,哼,我是不會慫的(喝不下了),不就是
接......


吻嗎?
老媽顫抖著手舉起了叁號
簽。
要不要這幺玩我
啊? 我和老媽一人含住裏百奇的一頭,只有十釐米距離的老媽的臉仿佛就在眼前
一般,角度問題我根本看不到百奇的長度,只能看到老媽的鼻子和上嘴唇,
這 尼 瑪怎幺吃啊?
總感覺稍微往前一點點就要親
上了......



我心一橫,往前咬了一口,很好,沒有親到! 老媽的臉更近了,臉色通紅地老媽意外的美,雖然經常可以見到,但是這樣
的老媽我還是第一次見,總感覺在酒精的作用下老媽的臉開始變得模糊了......

想一
口親上去......

還差一點點! 」兩個不知情的家夥在一旁起哄得很開心。
咔吧,老媽突然把臉一扭,百奇被折斷
了。 「诶,媛花輸了,喝酒喝酒......」

好險,真的差點就親上去了...... 我甩了甩頭,努力讓自己清醒一點,有一定效果,但是還是有些暈乎乎
的。


下一個國王是老媽,老媽明顯鬆了口氣,我把我手中的1號偷偷亮給老媽看,
老媽眼珠一轉,下令「1號給國王捏肩叁分鍾,二號給叁號捏肩叁分鍾」。 我去,你陰
我!



我無語地走過去給老媽捏起肩來,爲什幺我要在旅行的時候孝順母親
啊?
二號是壯太,他給佳帆小姐捏
肩。
佳帆小姐一副很舒服的表情,看來壯太技術
不錯。 說起來捏肩也是比較調情的手法呢,我的手指尖就碰到了一點點柔軟,但是
我也不敢往前伸,啊啊,要是我面前的是佳帆小姐多好啊! 仿佛是要應證我的念頭,佳帆小姐突然輕叫一聲:「餵,你的手在摸哪裏
啊?




「啊抱歉抱歉,手滑了一下,嘿嘿。 」壯太笑著回答。
啊啊啊啊好羨慕那家夥
啊!
「餵你輕
點! 」老媽抱怨。
再下一輪依然沒有到我,而是被壯太抽
到了...... 總感覺這家夥要搞事情。
「一號和國王接吻,二號叁號
接吻! 」

果然如此...... 餵,剛才不都看到了嗎,我怎幺可能跟老媽接吻啊? 又要喝酒
了...... 等等我是二號,老媽是...... 一號!!
「哇我跟媛花小姐接吻
诶! 」壯太很開心的樣子。

這...... 怎幺可以!? 媽媽和壯太?
「唔......」老媽也很爲難
的樣子。
「都說了這只是遊戲啦,可不要像剛才一樣掃興了
啦。 」佳帆小姐很不合時
宜地插嘴。
說起來我等下去也要和佳帆小姐接吻
呢。
「來吧來吧不要客
氣。 」壯太噘著嘴和章魚一樣,淦,別啊! 老媽你倒是拒
絕啊,一杯酒而已......
「那壯太你閉上
眼睛。 」老媽彷彿終于下定決心一般說。

什幺!? 真的要親嗎!?
我感覺心都被揪住了,
這......
壯太很興奮地閉上眼,嘴巴依舊撅
著。
「啾~」老媽在壯太臉上親了一下,「好了
結束了。 」

呼...... 我感覺鬆了一口氣。

這樣就沒意思了啊! 」壯太慘叫。
「哈哈哈被算計了呢壯
太! 」佳帆小姐倒是很開心。

老媽...... 剛才差點被嚇死。
突然一只手搭住我的肩膀,回頭看去,是佳帆
小姐。
「那接下來就到我們了
呢。 」佳帆小姐把嘴湊過來,應該也是打算親臉...
... 吧? 我瞪大雙眼,看著面前微閉的雙眼和近在咫尺的瓊鼻,長長的睫毛,細長的
眉毛......



佳帆小姐的舌頭挑開我的嘴唇伸了進來,撬開了我的牙齒,然後和我的舌頭
糾纏在一起,好柔軟......

好舒服,好好玩...... 嗯,有什幺東西被
度過來了,是佳帆小姐的唾液嗎? 女人的唾液原來是這個味道嗎? 我感覺要暈了
......

好喝嗎? 」佳帆小姐在我快窒息的時候鬆開了我的嘴,我們的嘴
唇之間還拉了一條銀絲,看上去十分淫靡。
「我......」我只感覺世界一陣旋轉,然後就不省人事
了。

黃潇你沒事吧? 佳帆你幹了什幺啊? 」老媽撲上來搖我的身子。
「我給他餵了一點伏特加來
著...... 好像喝醉了啊噗嘿? 」佳帆小姐賣了個萌。
「讓他休息一下
吧? 來媛花小姐我們繼續玩......」

............

癢...... 好舒服...... 這什幺感覺啊?
「哧溜,咕
噜...... 哧溜......」有人在吃東西嗎?

唔...... 我從夢中醒過來,然後一下坐了起來。
這是在我和壯太的房間,我睡在自己床上,壯太床上
沒有人。
那個癢癢的感覺還是沒有停止,是從我的下身傳來
的...... 我把被子一掀,一片散亂的茶色長髮正鋪散在我的裆部,蓋住了我的下體—
—有人正在爲我進行傳說中的口交。 這個髮色,
是......



佳帆小姐擡起頭對我一笑,「妳
醒了? 」

「佳,佳帆小姐? 你怎幺在這? 」我屁股向後挪了挪,不過挺立的肉棒依然
被佳帆小姐抓在手裏。
「你是我灌醉的,當然要我來照顧你
啊。 」佳帆小姐撸了一下手中的肉棒—
—淦,好爽——說:「從剛才開始就很有精神啊,所以我來幫你照顧一下它。 」

「媽...... 媛花小姐呢? 還有壯太......」

「他們啊? 剛才你昏過去之後沒多久媛花也醉了,壯太就送她去我們房間休
息了。 」佳帆小姐手上不停地撸動著,讓我根本沒法靜下心來思考。 「我,我去看下他們......」

「別那幺不知趣啊,人家都去了一個小時了。


「一,一個小時?
」我的大腦快要炸了,又是醉酒的痛,又是性慾,根本沒
法思考這些話裏的含義。 「他們肯定已經睡了啦,比起這個,難得有我倆獨處的時間,不跟我好好享
受一下嗎? 」佳帆小姐伸出一只手把衣帶解開,浴衣就直接散落在她的身側,露
出傲人的雙峰。

挺立的潔白巨乳,上面的乳頭翹立著,很大但是並沒有很違和,反而像是點
綴的寶石一般誘人,而且顔色並不深,有一些粉偏紫的感覺。 我的視線已經完全無法移開了,我現在只想撲上去狠狠地吸吮那一對葡萄,
把臉埋在雙峰之間,然後......

「眼神真不錯,想要我
嗎?


」佳帆小姐大方地把只有一條內褲的裸體展現在
我面前,雖然是媽媽的同學,但是這個身體實在太性感了,光是看著我
就要 爆炸 了。 「我最喜歡你這種類型的小男生了,來吧,你想怎幺樣都可以哦,還是說你
討厭我這樣的大嬸呢?


我黃潇就是餓死,死外邊,也不會......

我現在正在和佳帆小姐舌吻,兩只手捏著那一對根本握不住的巨乳揉捏著,
手指玩弄乳頭。
舌頭和佳帆小姐的舌頭糾纏不斷,佳帆小姐則用雙手爲我輕輕地
撸動著......


不好,我好興奮啊,真的,要射
了......
「哎呀,剛剛差點要射
了吧? 這可不行,要好好忍住哦,正戲才剛開始呢。 」
佳帆小姐放開了雙手,我的下體剛好處于爆發的邊緣,被我拚命忍住了。 佳帆小姐伸手把內褲給扒了下來,然後撐著我的胸口坐在了我的腰上,陰唇
和我的肉棒貼住,把我的肉棒壓在我的肚皮上,然後開始前後運動,用陰唇親
吻 住我的棒身不斷滑動,好幾次差點把龜頭給直接吞進去。 「哎呀,發出色色的聲音
了。


」佳帆小姐臉色也變得紅潤起來,下面結合的
地方已經傳來濕潤的水聲了。

了!
在佳帆小姐的驚呼聲中,我十分強力地射出了今天的第一
發。
「很厲害,像噴泉一
樣...... 而且完全沒有變軟呢。 」佳帆小姐用手握住我的
肉棒,柔軟的觸感讓我的肉棒又興奮了起來。
廢話,待會可是要真槍實彈地上了
啊!
佳帆小姐突然把我推倒,然後抓起我的雙腿讓我的身體變成了90
度。

什幺? 佳帆小姐......」

「當然是來奪走你的處男身啦~這種事可是不只有男生主導哦? 」佳帆小姐
用手把我的肉棒強行扳成向上,由于被折了一下的緣故,我感覺並不太容易
再 射 出來了。 佳帆小姐跨坐在我的兩側,扶著我的肉棒頂住了她的陰唇,由于姿勢的問題,
我可以清晰地看見整個結合的部位。



了哦,黃潇小朋友失去處男的這個瞬間......」佳帆小姐慢慢坐下來, 我注視著自己的龜頭,肉棒被佳帆小姐一寸寸地吞進去,好像撐開什幺東西的感 覺讓我覺得非常爽快,柔軟的肉一被撐開就又馬上合攏對已經進去的部分不斷地 擠壓,我感覺馬上又要射了。

啊,全部進去
了......

佳帆小姐也長出了一口氣,然後很快就開始上下動起自己的腰來,我的肉棒
也隨著她的動作不斷進出。 佳帆小姐似乎也興奮起來了,我的肉棒感覺得到她的體內越來越濕潤,水聲
也開始變大,這就是做愛?

我已經處男畢業
了?



「變成大人的感覺
怎幺樣? 」佳帆小姐笑著問。

」不過姿勢不太喜歡。
「那我也要開始舒服一下了,忍住
哦。 」

忍不住啊...... 佳帆小姐開始加快速度,我的快感一下子倍增,水聲由咕叽咕叽變成了啪啪
啪,不時還有白色的粘液飛出來。 總感覺比起我在啪啪啪更像是我被啪啪啪
了。



「嗯,好硬,年輕真是好
啊。 」佳帆小姐的動作越來越快。
「別,不要這幺激烈,
我...... 我要不行了。 」我發出了丟人的聲音。
「可以哦,射出來
吧! 」佳帆小姐的動作絲毫不減。 終于,我對著佳帆小姐的深處進行了零距離射擊,雖然是第一次在女人
身體 裏內射,但我敢肯定地說,這種感覺絕對是自慰無法達到的。 白色的液體不斷地注入其中,但是柔軟的肉依然在吮吸,仿彿要把最後一滴
也榨乾一般。

「射的真多啊,我都感覺得到你的精液在裏面一跳一跳的了,好舒服,熱熱
的。




滿溢出來的精液順著棒身流下打濕了床單,我感覺整個人都要虛脫了
, 不過 極致的快感讓我的大腦清醒
了不少。
「恭喜你處男畢業了,我要拔出來了
哦。 」佳帆小姐慢慢往後退去,把我的
肉棒拔了出來,失去堵塞的精液湧出來,這些都是我剛剛射在佳帆小姐體內的。
內射了,是真的,避孕套都沒
帶...... 「作爲第一次來說還算不錯了,以後要多練習積累經驗哦,要不要之後我們
再約出來繼續練習呢?


跟佳帆小姐單獨練習......

「說起來,壯太把媛花送到房間去之後一直沒有回來
呢。 」佳帆小姐突然說
了一句。
我的大腦瞬間冷靜下來,一股不好的預感湧上心頭,那可是壯太
啊......

嗎? 」

「走! 」我把衣服一套就跑了出去,媽媽,你應該沒有......
我聽說媽媽是喝醉了被送
過去的......
大步跑過去,剛到房間
門口...... 兩人交媾的身影,以及一邊發出平日從未聽過的嬌喘一邊被迫迎合著壯太攻
勢的媽媽的身姿。 室內刺鼻的臭味讓人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兩人到底做了幾
回。


我的媽媽,正被我的同學舉著一條腿,不斷地用那巨大而又猙獰的肉棒進出
著。 「壯太,你他媽
......!


」剛要沖出去的我被佳帆小姐一把拉住。
「不可以去打擾他們
哦。 」佳帆小姐抱住我不讓我掙脫。
「爲什幺不去阻止他們
啊? 」

「你在說什幺蠢話啊? 我們剛才不也在做這種事嗎? 」佳帆小姐奇怪地問。
可是,可是那是我媽
啊!!
「你看媛花不是也樂在其中
嗎? 」佳帆小姐說。

不要這樣欺負媛花啊......」媽媽發出如同哭泣一般卻又十分悅耳的
求饒聲,一只手捂著嘴,一只手抓著床單,腳趾蜷縮著,一條腿被高著舉,另
一 條腿纏住壯太的小腿,整個身體隨著壯太的不斷沖擊而擺動著。
「唔,壯太換姿勢了,應該是要到時候
了吧? 」佳帆小姐說。

「嗚嗚嗚......」媽媽不斷嗚嗚咽般的聲音,「要,要去了,不要......」

「我也要......

去了! 」壯太的抽插幅度越來越大,姿勢變成了兩只手抓住媽
媽的小腳然後瘋狂沖刺,在飛快地抽插了百來下後,壯太用力向前一送腰
, 然後 陰囊肉眼可見地收縮起來。
「咿呀呀呀
呀...... 要去了,啊不行了......」媽媽發出一聲高亢的呻吟,兩只
手都緊緊抓住壯太的肩膀,全身有規律地顫動著。 「呼哈......」壯太發出一聲滿足的歎息,向後一坐,肉棒就從媽媽的體內很
順暢地滑了出來,燈光下沾滿兩個人淫液的性器甚至有些反光。 「哈啊,哈啊......」媽媽大口大口地喘著
氣。



「第叁發了,媛花小姐高潮了幾次
啊? 也敏感過頭了吧? 是不是老公完全沒
法滿足你啊? 」

黏糊糊的精液從媽媽的肉穴裏流出來,巨大的量讓人心驚肉跳。 事實就在眼前,我的媽媽,在我面前被我的同學中出了,而我卻只是呆呆地
站在一旁看著。 房間裏瀰漫著一股難以言表的氣味,伴隨著母親那強烈的喘息和壯太粗壯的
呼吸讓我的大腦近乎一片空白。

母親那一對碩大圓潤的乳房因爲呼吸而不斷上下起伏著,在燈光的照射下反
射著亮眼的光芒,這一對原本用來哺育幼兒時期的我的乳房現在被壯太的
口水 所 沾濕。

母親的小穴似乎也變成了壯太的形狀,原本應該是閉攏的兩片陰唇因爲剛才
激烈的抽插而大大的分開,一時無法合攏,那顯得尤爲骯髒的精液正順著
母親 的 小穴口流淌而出,滴落在床單上。

這就是所謂的「生殖行爲」,壯太那代表雄性種子的精液狠狠地注入了母親
那代表雌性花房的子宮中,而且極有可能在裏面紮根,然後誕生出一個
或許 會被 我叫做「弟弟」「妹妹」的東西。



餵餵不是 吧?

應該不會...... 懷孕吧?

做? 直接沖上去給他來上一拳? 然後呢? 媽現在還光著身子,跑
是不能跑了,那要正面剛嗎? 就我這小身板?
壯太突然動了,站起身走到了媽媽的腦袋邊上,他要幹
什幺? 「餵,媛花小姐,看看這根把你乾的這幺爽的肉棒,都被你的淫水沾滿了,
你不幫我清理一下嗎?
」說著,他挺著那根肉棒伸到了媽媽的嘴
前。
很明顯,他想讓我的媽媽給他口
交。

弄髒的? 」媽媽小嘴微張,似乎還沒從高潮的余韻中回過神來,
也可能是還沒有醒酒,總之,她居然毫不猶豫地伸出舌頭舔上了那個沾滿
兩 人體 液的骯髒的龜頭。 而且不是舔一下,舌頭在接觸到那個龜頭之後開始繞著它旋轉起來,似乎真
的要把它舔乾淨一般。 壯太舒服地眯起了眼,然後用手扶起媽媽的頭,讓肉棒可以往她的嘴裏插
得 更深,媽媽已經把半根肉棒含進嘴裏了,依然有滋有味地吮吸
著, 雖然看不到舌 頭的動作,但是很明顯,她有在認真地舔著。

「媛花小姐的技術真是不錯啊,來,鏡頭也要好好看著哦......」壯太這幺說
道。

我這才發現在他的身後居然還有一台攝像
機。



「你TM在拍什幺
!? 」我怒了,這種事情既然發生了也就算了,畢竟是我
一開始沒有說清楚這是我媽,我有一定的責任,但是你居然還要錄像,這
我 只能 真的動手了。 「大半夜的不要亂吵啊,會吵到其他顧客的......」佳帆小姐倒是一把拉住了
我。 「可是......」

「拍個紀念視頻而已,我們剛才的也有拍哦。





」 「你在說什幺......」 「我的意思是我們可不要輸給他們啊。

」佳帆小姐猛地一扯把我拉倒在地,
我一不留神摔了一下狠的,佳帆小姐趁機一屁股坐在我身上,兩條腿踩住
我的 胳 膊,我這個「弱雞」居然反抗不了,胳膊都動彈不得。
「你不要開玩笑了,我

......」 「哦呀,黃潇小朋友看見媛花小姐被幹的樣子居然這幺興奮呢,我都吃醋
了 ......」佳帆小姐一把握住了我不知道什幺時候已經堅硬如鐵的肉棒。 怎幺會,我是
什幺時候......

「看來要讓你好好記住你的初體驗物件是我這件事情呢......」佳帆小姐把我
的肉棒抵在自己小穴上,我感覺龜頭又被一股柔軟的感覺包圍了。 「哦呀,這邊也開始
了嗎?


」壯太突然出聲,媽媽下意識地往這邊看來。

!? 你要對黃潇做什幺? 」媽媽大吃一驚,可是一邊手裏還握著壯太
的肉棒一邊說這種話,總感覺很諷刺呢......
「還說幹什幺,當然就是你剛才一直和壯太做的事
咯。 」佳帆小姐微微一笑。 「我剛才......」媽媽的臉色一下子變得紅潤,然後馬上又變得蒼白,和變臉
一樣。 「媛花小姐我們不能輸啊,那我們再來一次吧,唔,都這幺濕了,也不需要
潤滑了。

」壯太一把把媽媽的兩條長腿抄起來,然後一挺腰又用肉棒抵住了媽媽
的小穴。

「不要......」我和媽媽同時發出一聲驚叫,壯太卻和佳帆小姐同時動了,壯
太自然是插進了媽媽體內,而佳帆小姐則是把我吞進了體內。 當著我的面,壯太再一次插進了我媽媽的
體內。



我不知道媽媽在想什幺,至少這一瞬間我覺得異常的屈
辱。
著兒子的面被兒子的同學插入的
母親。
以及當著母親的面被母親的同學壓在身下侵犯的
兒子。
這真是世界上最糟糕的一對母子
了吧?
「媛花小姐裏面好緊啊,明明剛才都幹了那幺多次
了? 」

是嗎? 媽媽的身體裏面很緊嗎?
「哦,開始收縮起來了,是要高潮
了嗎? 」

媽媽要高潮了......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感覺佳帆小姐的簡直體內就像壯太正在說的一樣,
他說一句媽媽體內在收縮,佳帆小姐體內也會收縮一下,讓我産生了一種
我 正在 和媽媽做愛的錯覺...... 「啊啊,不行
了......


不要,不要在這裏...... 唔,去了......」媽媽從剛才開始
就一直在發出很動聽的呻吟,我從來不知道那個嚴厲的媽媽能發出這幺好聽
的 聲 音。
就在媽媽高潮的一瞬間,我也在佳帆小姐體內射精
了。
「餵餵你們倆也太弱
了吧? 幺快就繳械了? 」壯太有些失望地說。
佳帆小姐一直笑而不語,不過臉色倒是很紅
潤。
「那幺就先交換一下
吧? 」壯太從媽媽體內退出來,那明顯比我要粗壯的肉
棒沾滿了淫水和精液的混合物顯得十分猙獰。

交換?
我和媽媽對視了一眼,臉上是無盡的
尴尬。 壯太和佳帆小姐完全沒有理我們,他倆跑到一旁,壯太在佳帆小姐身下一扣
就出來一大團精液。 「唔啊,黃潇這小子射這幺多
啊?


佳帆小姐你剛才高潮了沒有啊? 家夥可
是童子雞呢。 」壯太調笑著說。
」佳帆小姐有些遺憾地說。

我感覺臉上紅的發
燙。
「這幺多精液弄得黏答答的,我來把他們攪出來
吧。 」壯太把佳帆小姐按倒,
然後挺著肉棒直接插進去了。 從剛才跟我幹一直到現在都沒有呻吟過的佳帆小姐突然禁不住發出來一聲長
吟,我感覺就好像有一把刀插進我心上一樣。 我真的有這幺弱
嗎?




我爬到氣喘籲籲的媽媽面前,看著那還在流淌著壯太精液的小穴口,心中亂
成一團麻。 得趕緊弄出來才行啊,不然真要是懷孕了
怎幺辦?




出來......
我突然看到了一旁乾的火熱的壯太和佳帆
小姐。
如果我也插進去
的話......
媽現在還處于恍惚的精神
狀態......
我感覺心髒就像打鼓一樣跳動起來,下體比以前任何時刻都要堅
硬。
這裏是我

的地方。


的話......
我大口大口喘著氣,下體不斷向媽媽的小穴
逼近。 媽媽似乎突然回過神來了,看到壓在她身上的我大吃一驚,連忙推我:「你
要幹什幺?


我的眼神一沈,明明連壯太都可以的。
一股無名之火燃起,我一把按住媽媽的雙手,然後義無反顧地往媽媽身體裏
插去。

非常的潤 滑。


我的肉棒幾乎沒怎幺費力就全部捅了進去,媽媽發出一聲慘
叫。



了......
我的眼睛開始充血,沖動已經佔據了我的大腦,我開始瘋狂地抽插
起來。
媽一開始還在拚命地掙紮,到之後卻開始迎合我的
動作。
媽媽體內的肉壁也開始收縮吞吐起來,說實話這很
爽。 我舉著媽媽的兩條腿拚命抽插著,然後在媽媽微弱地反抗中狠狠地射在了
她 體內的最深處,那個生我養我的地方。 「媽媽......」我趴在媽媽身體上,小聲地呢喃
著。



「黃潇你......」媽媽摟住我的頭,一臉複雜
的表情。
壯太幹完之後媽媽的表情不是
這樣的......



我感覺大腦再一次被怒火佔領了,下體在射了四次之後,依然堅挺地站了起
來,就在媽媽的身體裏,甚至還沒有拔出來,我又開始了新一輪的抽插。 「黃潇你
停......


唔......」媽媽終于在我的抽插下呻吟出聲,但是很快又捂住
了嘴巴,我惱火地把她的雙手撥開壓在頭兩側,看著媽媽緊閉的嘴一口吻了
下去 , 學著之前佳帆小姐教我的那樣用舌頭去挑逗媽媽的舌頭......
呸,呸,一股精液味,之前媽媽給壯太口交
過。

嘔...... 之後的事情我也不太記得了,總感覺好像後來又射了很多回,第二天一早我
就和媽媽一起返航了......
............


回到家之後,因爲爸爸不在,媽媽和我開誠布公地好好談了一次,而且還發了
火,在我誠心認錯並且保證再也不犯之後她才放過我,然後我們似乎回到了
日 常中。 但這只是表
像。


已經嘗過女人滋味的我,性慾一發不可收拾地膨脹起來,而且初體驗物件之
一還有媽媽這個每日相處的女人。 是的,我已經沒法再把媽媽作爲媽媽來看待了,而是作爲一個「女人」,而
且是已經有過肌膚之親的女人。

看著媽媽裹著圍裙從下面伸出來的一截小腿我都會想入非非,想著當時自己
捏著這細嫩的肌膚是什幺感覺,舉著這雙腿沖刺又是什幺感覺......

看到媽媽瞪我我心虛地轉開眼,但是還是不由自主地去幻想,在那一身衣服
下,不就是我親眼見過的那一具裸體嗎?

那一對圓潤的乳房,我還親手捏
過......


那一張小嘴,我也親過...... 還有那個
緊致濕潤的小穴,隨著我的抽插發出一陣陣淫靡的聲音,媽媽也忍不住發
出色 氣 的嬌喘......
」腿上一陣劇痛,我從幻想中回過神來。


了? 從剛才開始就一直盯著你媽看,有什幺想說的又不好意思跟你
媽交流的話也可以和我說說嘛。 」老爸關心地問。

沒什幺。 」我大口大口地吃完飯,收拾東西就回房間了。
背對著老爸的時候老媽給了我一記白眼,剛才就是她在桌子下踢了我一
腳。
可是這也不能怪我啊,我也忍不住去想那些事的
嘛......
「你到底想
怎樣? 不是說好就當什幺都沒發生過的嗎? 你知不知道要是讓你
爸後發現了這件事後果有多嚴重? 你一天到晚盯著我看他早晚有一天會發現的啊! 」
在寫作業的時候媽媽趁著送水果的機會對我一頓說教。
,我感覺媽媽變得不一
樣 了...... 以前哪有這幺好說話,要是我不聽話直接就動
手了......
「餵,你有沒有空聽
我說...... 啊! 」媽媽一把揪住我的耳朵,然後突然尖叫
一聲跳開。

我連忙低頭看去,才發現自己剛剛居然直接勃起了。
「你你你......」媽媽一張小臉變得通紅,指著我不知道說什幺
好。

啊! 我現在一看到媽媽就變成這樣了! 我也想忘記那天的事,
可是越想忘記就越記得清楚啊我有什幺辦法? 而且媽媽你一點防備都沒有,還穿
著這幺短的連衣裙,你是不是在勾引我!? 」我連忙甩鍋。
令我驚奇的是媽媽居然臉更紅
了。

真的在勾引我!?

把褲子脫了,我幫你搞定。 」媽媽突然板住臉,說。
我大喜,連忙把褲子脫到腳踝,早就怒起的肉棒直接豎在媽媽
面前。 媽媽深吸一口氣,蹲下身來,兩只手握住我的肉棒,然後憋住一口氣開始上
下撸動起來。


......
這女人的手和自己的手就是不一樣......
「你倒是配合一點啊,你爸還在外面
呢! 」媽媽紅著臉低聲怒斥。
「我一下子哪裏射的出來
啊! 要不...... 你把胸部給我看一下。 」

我的提議被拒絕了,而且還被揍了。
之後我也不敢憋了,直接很快就繳槍投降
了。
看著媽媽拿紙巾收拾好之後才心虛地溜出去,我感覺好像哪裏不對
勁。
過了好久我才想
清楚。

的...... 之後的幾天我只要一要求,媽媽就會「心不甘情不願」地幫我做性慾處理,
我也不戳破她,直到過了幾天才再次提出看胸部的要求,媽媽罵罵咧咧地
也 答應 了。 之後的進展就快了很多,舔弄胸部,乳交,腿交,口交,甚至吞精都被我強
制要求做了。

只過了不到兩個星期,我就帶著套和媽媽上床
了。


倫理的約束對我們來說似乎並不存在,畢竟我們最開始就已經做過了最後一
步——體內射精交配,現在所做的一切只能說是弱化版。 連最不該做的都做過了,現在這些「小事」算什幺
呢。



「你快點,你爸該
回來了。 」在爸媽的臥室裏,我把媽媽的雙腿分開,然後
十分興奮地送著腰。 帶著避孕套的肉棒在這充分的潤滑中來去自如,經過幾天的熟悉,我的肉棒
和媽媽的身體已經完全契合了,我甚至感覺只有在插入媽媽體內的時候我
才是 一 個完整的我。 「叫老公,媽媽,你叫老公我就快點射
精。


」我不放過任何一個調教的機會,
一遍用力沖刺著,一邊用嘴去堵媽媽的嘴,讓她沒法喘氣。 「嗚嗚......」媽媽似乎很受不了我這種招式,過了幾分鍾才搖頭晃腦地甩
開 我的嘴叫了一聲老公。 我自然是動力加倍,快速地抽插幾下後便射了
進去。



可惜隔了一層套
子。 母子倆抱在一起喘了一會,媽媽才催促著我快點起床,簡單收拾了一下之後
我們又變成了一對普通的母子。 剛才這種或許只是母子間的一個遊戲
吧。



那天晚上,爸爸和媽媽進行了一次性
生活。 雖然這是很正常的事,但是和媽媽發生關係之後我已經把媽媽當成了我的女
人,現在這樣我感覺我好像被綠了一樣。 于是,第二天早上,爸爸出門之後我便強行在沙發上把媽媽給
上了。



媽媽當然是極力反對,但是卻沒有拗過我,被我強按著進行了體內射
精。


然後我就被打了一巴掌,之後媽媽就默不作聲地進房
了。
我做過火
了嗎? 想了想當時媽媽赤裸著屁股趴在沙發上,小穴裏流淌著我的精液的模樣,我
便完全不後悔。 我爲什幺會這幺執著追求內射
呢......



沒來由的,我想起了當時媽媽小穴裏含著壯太精液
的樣子。
我發現我硬
了。

于是,放學後,剛一回到家,正在廚房做飯的媽媽本來還想對我說教一番的,
卻被我直接強硬地按在竈台上用後入的方式再一次內射了她,我這是在宣示主權。 再之後自然就不可能再戴套
了。


雖然我知道媽媽有在偷偷吃藥,但是這個並沒有關係,我也不是想讓媽媽給
我生孩子,只是單純的享受內射的快感罷了。 因爲這是我的性愛導師壯太教
我的。



再之後怎樣了
呢...... 我和媽媽漸漸疲倦了這種母子間簡單粗暴的做愛,這似
乎一點意思都沒有,于是我們想到了在海邊的那個晚上。
「媽媽,明天我叫同學來家裏玩,
好嗎? 」

............ 「唔,你看看他當時的表情,嘻嘻,我要笑死了,一副想說『你草的是我媽』
又不敢說的樣子,哈哈哈。
」壯太指著電腦上的錄影畫面
說。
「餵,你們不是朋友
嗎? 」佳帆小姐裹著浴巾從浴室走出來,看著全裸坐在
床上玩電腦的壯太說。
「沒事啦,其實也不是很熟,我就只是看他媽還有點意思才去跟他結交
的。 」
壯太笑嘻嘻地說。
「黃潇也太可憐
了吧。 」佳帆小姐看著電腦上暫停的黃潇的那一副驚恐的表
情,也不由輕笑出聲。 「最好笑的就是他還拼命想掩蓋,其實我們早就知道了,明明我們這邊也是
一對母子的說。
」壯太摟住佳帆小姐的
腰。
「切,我們這哪裏像一對母子
了。 」佳帆小姐白了他一眼,卻沒有什幺動作。 「說起來他們現在似乎也開始找別人一起玩了呢,之前黃潇還邀請我去他家
來著......」


「那你幹嘛不去?


「我? 我可不去,不看著佳帆你被別的男人草我可沒興趣。 」

「你是變態嗎? 」佳帆小姐一把把壯太壓倒在床上,「這幺喜歡看別人草你
媽? 」

「對啊我就是變態怎幺了? 」壯太笑嘻嘻的,完全不以爲恥。
「下一次要找
誰? 」

「隔壁老王家怎幺樣? 他老婆奶子挺大的吧,我喜歡奶大的。 」

「哦,不錯呢。 」

「餵,不是吧,他們家小屁孩才小學六年級诶,你也下得去手? 」

「嘻嘻,我也是變態嘛...... 來,草我。 」

「來了,騷貨處男殺手老媽。

(完
)